返回 简介 凶冥学院()
第十章 惊险
      解剖实验的当天,虽然大楼很早就开放了,但是在没到正式的时间,除了一些前来清扫的校工,没有一个学生敢进入到里面,虽然大楼已经通了电,里面不像以往一样漆黑,但是却依然显得那样的阴森古怪。

      刘淼她们其实也早就来了,但是和大多数学生一样,没敢进去,经秦冰提议,她们来到了篮球场,当来到这里的时候,她们竟然发现,医学系的人几乎全都聚集在了这里,包括她们的班主任李茹。

      看到刘淼她们,李茹热情的打招呼,“喵喵,你们也来了,快来快来,现在电子系正在与文学系比赛,很精彩哦。”

      “喵喵?”徐春红诧异的看了一眼刘淼,刘淼则是对她吐了吐舌头,然后做了一个可爱的小猫动作。

      “哇塞,太可爱了,你什么时候学会这一招的,我敢保证,没有一个男人能低档的住。”秦冰张大了嘴巴,舔了舔嘴唇,很惊讶的问。

      “你啊,一天到晚出了惦记怎么钓男人,还能不能想点别的事情。”刘淼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  似乎秦雪也很认同刘淼的评价,偷笑的点了点头,徐春红也是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,“是啊,小冰,你一天到晚都把钓男人的绝招挂在嘴边,可是现在为什么你还是一个都没有钓到。”

      秦冰倒是很不服气,“是因为现在还没有我看得上眼的,如果我想,绝对没有那个家伙可以逃得过我的手掌心。”结果迎来了几个女生一起的嘘声。

      嘘过秦冰,徐春红倒是饶有兴致的看向刘淼,“淼淼,喵喵,倒是蛮可爱的,我决定以后就这样叫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刘淼则是一副苦瓜脸,“唉,就知道会是这样,不过,咱们姐妹们这样叫叫倒是没什么,千万别在外面这样叫我,那个,挺,羞人的。”说着,刘淼的脸有些微微的红晕。

      结果,秦冰受不了的说,“天啊,如果我是男生,看到你这副娇羞的样子一定会不顾一切的把你搂在怀里。”

      “可恶的小冰,你是在讨打是不是啊。”刘淼气急败坏的一跺脚。

      “哎呀呀,喵喵,你生气起来的样子更迷人了,怎么样啊,晚上要不要陪哀家共度良宵?”秦冰露出一副流氓的样子,对着刘淼挤眉弄眼,弄得刘淼满脸通红。

      “你们的关系看来不错嘛。”李茹笑着走到她们的身边,轻轻拍了拍刘淼的肩膀。

      “茹姐,你看小冰,老师欺负我。”刘淼告状。

      “这件事情我可管不了。”李茹笑着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  “是啊,是啊,小娘子,你就从了哀家吧。”秦冰还是继续调侃着刘淼。最后还是秦雪怯生生的拉了拉秦冰,秦冰才做了一个可爱的鬼脸,算是放过了刘淼。

      “茹姐,时间差不多了,我们什么时候去解剖大楼?”刘淼问。

      李茹看了看时间,“却是差不多了,说来也奇怪,咱们系的人似乎是自发性的来到了这里,刚才我好奇打点了一下人数,发现除了石怀仁以外竟然全都到了。刚才我也已经给他打了电话,他也说马上就到,等他一来,我们就走。”

      “哦?只有他吗?”刘淼微微一愣,就在刚出寝室的时候,她就有一种感觉,那就是去学校的篮球场,这种想法很强烈,如果不是秦冰先提出来这里,她也会提出来的,而刚才经李茹一说,竟然医学系的所有学生都来了,那么他们是否也有自己一样的想法呢?是不是有点太巧了,可是为什么只有石怀仁没有来?突然个不祥的感觉猛的袭上心头,石怀仁是不是出事了?

      “我去……”刘淼想说,我去找找他,可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出口,心中一个念头突然涌起,将她后半段话顶了回去,似乎有一个声音正在对他说:就在这里,不要离开。这个声音就这样在耳边回荡,她越想离开,声音就越强,甚至她的肢体都不听使唤,而她却又不会觉得不自然,只是她的意识却是清醒的,她猛地发现了自己的内心与意识的冲突。

      “喵喵?你怎么了?”李茹关心的问。

      李茹的问话将刘淼从这种激烈的冲突当中抽离出来,她有些茫然的看想了李茹,一瞬间,内心与意识再次打成了共识,她意识到,不对劲,绝对不对劲,但是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,“茹姐,我们去找找他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找他?不用了吧,我们在这里等他就好。他都这么大人了,不会找不到路的。”李茹笑了笑回答。

      茹姐竟然不想去?刘淼心中一愣,然后她转向了徐春红,“春红,陪我去迎一迎石怀仁吧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不用吧,就像李老师说的,他都这么大人了,不会找不到路的。”徐春红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徐春红也不想去?刘淼的心揪紧了,她又转向了秦冰,“小冰,陪我去找找石怀仁好吗?”她尝试这问。

      “恩,我不想去,我感觉在这里呆着挺好,还有帅哥可以看,嘿嘿。”秦冰坏坏的笑了笑。

      天啊,大家竟然都只想待在这里,而且就在刚才她也出现过这种情形,不对,绝对有事情发生。刘淼心惊的想着,看来医学系的学生都有这样的情形,要不然他们就不会自发的集体出现在这里,但是石怀仁也是,为什么只有他不再,难道他,出事了?

      刘淼觉得全身发麻,她想起了孙海,王诗雨,他们的死时那样的离奇,难道冥冥当中有什么东西正在操控着这一切,但是这么多的人,同时产生这种想法,这个力量,也太大了吧,她咬了咬牙,“茹姐,大家在这里等等,我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他。”

      “这样啊,恩,也好,我们就在这里等等吧,早去早回哦。”李茹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说。

      刘淼定了定神,转身离开了,今天是周末,大多数学系都没有课,学生们大多都出去逛街,游玩,校园里并没有什么人,只能在一些幽静的角落发现几对情侣,正在谈情说爱。刘淼孤零零的一个人走在校园里,一瞬间她感觉似乎在这个世界上就只剩下了她自己一个人,一股无助的感觉涌上心头,虽然她与石怀仁接触不长,但是他在她最迷茫无助的时候出来帮助了她,而且还帮她找到了**,对他她有着说不出的感激,因此她不希望他出事,可是,现在的她又该怎么办,石怀仁现在又能在哪?

      突然一个建筑出现在刘淼的视线里,那栋乳白色的解剖大楼,从她的这个角度依旧可以清楚的看见大楼的正门,虽然不是那么漆黑深邃,可是却还是诡异神秘,难道石怀仁在解剖大楼?刘淼心中一惊,她一下联想到了三年前的那场火灾,孙海,还有王诗雨,而今年,还没有死人,难道……刘淼不敢想下去了,她连忙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  来到了大楼的前面,刘淼迟疑了,她还没有那个胆量敢走进去,不自觉的她开始仰望这栋高耸的建筑,但是就在她看到最顶层的时候,她看到了一个人影,那个人影正一步一步的走向大楼的边沿,是石怀仁!他想干什么?难道是想……刘淼心中一惊,连忙大声的叫喊。

      “石怀仁,危险,你在干什么!”她大叫着,可是石怀仁并没有任何反应,依旧是一步一步缓缓的向前移动着。

      刘淼心中一紧,迈步就跑向了大楼的另一侧,这正是他移动的方向,来到这里的时候,刘淼发现,原来这里还有一个一模一样的门,原来解剖大楼一共有四扇门全都是一模一样的,这就是为什么在四个方位都能看见大楼的正门的原因,可是现在刘淼已经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个了。

      她喘了口气,抬起头还想再喊出声,但是却喊不出来了,因为此时石怀仁已经身子往前一倾,头下脚上的跳了下来。刘淼圆瞪着双眼,就这样注视着他急速下落的身体,她可以清楚的看见,在石怀仁的脸上竟然挂着一丝诡异的微笑,就像孙海一样。

      一瞬间的震惊让刘淼僵在了原地,马上石怀仁就要落在地面上,就像孙海一样脑浆迸裂,万劫不复,可就在这时,空中的石怀仁脸上那诡异的笑容突然一变,在高度在三楼左右的时候,突然在空中一个翻滚,双脚在墙上用力的一蹬,整个人就像火箭一样,猛然间改变了下落的轨迹,横向飞了出去,重重的摔在了旁边的草坪上。

      一切的一切变化实在是太快了,刘淼完全都没有反应过来,好半天她才回过神来,“石怀仁!”她惊叫一声,迈步就向他摔落的地方跑去。那里是一个低矮的灌木丛,被他的身体压倒了好几颗,但也多亏了这几颗灌木减少了下落时的冲击,现在的他一只脚挂在一个已经摇摇欲坠的灌木上,身体成大字型,身上的衣服被划破了好几处,那副大眼镜早就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。他的胸口正在急促的上下起伏着,这说明他还活着。

      刘淼跑到了他的身边,“你,你没事吧,我这就去叫医生,对,叫医生。”她慌张的说着,但是还没等她有动作。

      “别,别找医生。”石怀仁有些艰难的挤出了一句。

      听到他说话,刘淼提到嗓子眼的心,才稍微回到肚子里一些,“可是你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  “没事。马上就好。”石怀仁声音有些颤抖,尝试着挪动了一下身体,可是却因为疼痛弄得呲牙咧嘴。

      “不要逞强,我还是给你叫医生吧。”刘淼紧张的说。

      “都说了,没事,马上就好。”石怀仁的声音竟然有些不耐烦,刘淼一阵语塞,可能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语气很强硬,喘了几口粗气以后,才放缓了声音,“这附近,有没有什么可以靠一下的地方,我这样,很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刘淼一阵无奈,犹豫了一下,还是将他扶了起来,走到了一棵大树下,将他的身子放平,让他的头靠在枕在自己腿上,这样或许能让他舒服一点。就这样大约过了五分钟,石怀仁深吸了一口气,苦笑了一下,“好险啊。”

      “你还知道啊。”刘淼责备的说。

      “你担心我?”他说着,缓缓的坐了起来,背对着刘淼,轻轻的活动了一下身子,发出一阵噼啪的响声。

      刘淼一愣,连忙别过头去,“你毕竟,帮过我。”

      石怀仁笑了笑转过身来,“这次我们算是扯平了。”

      刘淼看见石怀仁的样子,惊讶的合不上嘴,没有了那副大眼镜的遮挡,此时的石怀仁哪有那种斯文小男生的感觉,成熟,深沉,帅气,尤其是他的那双眼睛,竟然是蓝色的,而且放着淡淡的幽光。显得那么诡异,神秘。

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石怀仁淡笑了一下问。

      “啊,没什么。”刘淼回过神来,连忙转过头去,被他的这双眼睛注视,她的心跳竟然开始逐渐的加速,不知道是因为紧张,还是因为害怕。“你的身体,没事了吗?”

      “没事了。”石怀仁笑了笑,靠坐在了刘淼的旁边,“看到我的样子,害怕吗?”

      刘淼答不上来,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,但是她却不想骗他,因为她知道,在他面前说谎时不可能的,他可以轻易识破她的谎言,而同时她也不想伤害他,因为她自己也曾经被当做是一个怪物。

      “一般人看到我真正的样子都会害怕的,这不奇怪,不过放心,这样的状态只不过是暂时的。”石怀仁淡笑着解释。

      “暂时的?”刘淼不解。眼睛还能变色的吗?

      “知道我为什么对你的事情确信不疑吗?”石怀仁笑了笑,“因为我在特殊的情况下,也可以拥有与你类似的异能。”

      刘淼这可真是吃惊不小,“特殊情况下,就是,你的眼睛变成蓝色的时候吗?”她问,石怀仁笑着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  “这种状态下,我可以吸收附近拥有异能的人的能力。”石怀仁解释。

  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这就是为什么那天,我们的梦会重合,就是因为那时你的眼睛是蓝色?”刘淼恍然大悟的说。

      “是啊。”石怀仁笑了笑,转过头来却看见了刘淼震惊,甚至惊喜的眼神。他感到有些诧异,“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。”

      刘淼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连忙别过头去,“没什么,没,什么。”说话的时候声音竟然有些哽咽。她竟然有种想哭的冲动,是啊,她一直是孤独的,因为她一直被被人定位在异类的范围,甚至有些时候她自己都会将自己定为异类,因此,她尽量的不与人接触,却又渴望朋友,但是在过去是不可能的,虽然现在到了大学,她可以改头换面,抛开以往,而且也交到了徐春红,秦冰,秦雪三个闺中密友,但是过去的阴影一直纠缠着她,让她不敢真正的献出自己的真心,她害怕,她害怕在再她们知道了自己的特殊之后,像家乡的人那样远离和疏远她,她怕受到伤害,而现在,她终于知道,原来她,也有同类,那种欣喜,那种高兴,真的是难以言表。

      石怀仁看了看刘淼,她的样子只要稍微联想一下,就可以知道她现在的心理,他笑了笑,“是啊,我们算是同类。”

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一开始不说。”刘淼问。

      “一开始?一开始你连自己都不相信,怎么可能相信我。而且,我也没有必要张扬。”石怀仁有些无奈的说。刘淼释然的点了点头,是啊,如果一开始他就这样对自己说,她一定会认为他是个**。

      “你刚才为什么要自杀?”刘淼叹了口气缓缓的问。

      “自杀?”石怀仁冷笑了一下,“就算遇到什么样的事情,我还都没有软弱到用自杀来结束自己生命的地步,我被人催眠了。”

      “催眠?”刘淼一惊。

      “是啊,催眠,这次是我大意了。这一些列的事件,我怀疑有异能者从中捣鬼,而围绕的焦点就是这栋解剖大楼,所以我想借这次机会来调查一下,为了安全起见,我还特意保持这个样子,以为可以万无一失,结果,还是中招了,催眠术与异能不同,并不依赖大脑的开发,而是借用器具,或者精神力,达到对人短暂的控制,一般人只要学习一下这方面的知识,或者特殊训练一下就可以轻易的做到。而且催眠术分为很多种,甚至有些旁门左道让人防不胜防。”石怀仁表情严肃的说,随即淡笑了一下,“不过,经由这次事件,我可以确定我们那时的猜测了,背后有人捣鬼。”
目录 首页 Aa设置